刘纯燕:女人生活的简单公式

日期:09-07  点击:74  属于:媒体聚焦

 从刘纯燕的主持风格到她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穿衣打扮,我们都会给她归到假小子的行列,她就像个孩子头儿,每天带着十足的快乐和小朋友们玩着、闹着,但是和她静静地聊开来之后,我们会发现刘纯燕又是一个多面的知性女人,她懂得生活,懂得在生活中如何扮演好不同的角色。她用她的简单、爽快的性格给我们罗列了几个女人生活公式,看似简单的公式下面,却深藏着一个更为丰富和感性的她。 
   
妻子=爱+包容+独立+快乐 
   
    “与自己的爱人总是要经过一些风风雨雨,但是我觉得如果两个人是相爱的,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基础。” 
   
    刘纯燕与央视播音员王宁之间已经是我们很熟悉的爱情故事,但是两个人的故事开始时也并不像我们想像中那么顺利,当初王宁在青岛,刘纯燕在北京,两人异地传情维持了好几年,最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也因这份难得的爱,使得他们今天面对什么困难都可以相互扶持、相互信任、共同面对。 
   
    在信任和尊重的基础上,刘纯燕形容她和王宁之间就像是我们数学中曾定义的“交集”,两人有一部分相交汇,但又有各自独立的一部分。“我们各自有自己的工作,各自有自己的朋友,我觉得两个人感情好未必要每时每刻缠在一起,要懂得尊重彼此的生活,保留自己的一点生活空间,这跟我们的性格也有关,一个动,一个静,所以各有有不同的状态,但在一起时会比较互补和默契,所以这么多年,我们能够保持恩恩爱爱、相敬如宾。” 
   
    刘纯燕相信独立不会使你失去对方,相反会使你和对方保持一定的美,“我和现在年轻人的恋爱观不太一样,我们结婚近14年了,我觉得两个人的交流是感觉上的,不需要什么都参与。因为感情基础很好,做同学时又比较了解,就比较信任。” 
   
    “其实我觉得两个人生活就像是一个伴儿,如果你遇到什么问题,你也可以和你的好朋友交流啊,夫妻之间没有必要走得这么近,他怎么样,我都得看得透透的,这样反倒很累,你容易去给他限定一个框框,如果他做的和你想的不一样,你就会很伤心。而且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工作很忙,女人也有工作,而且也应该有工作,并且应该有朋友,女人应该走出家庭,不能整日对着家里的墙瞎琢磨,琢磨来琢磨去,不仅把家琢磨得不好了,也容易把自己给琢磨丢了。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我是一个简单的人,我不去想太多复杂的事情,这样我才会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刘纯燕也坚信,两个人在生活中还应当包容,包容才能让两个人的生活更开阔。 
   
    而崇尚快乐的她,自然认为快乐是爱情和婚姻不可或缺的因素,它就像爱情的氧气。因此在女人看来最艰难的时刻,她也不忘尽量释放出快乐的因子。“有的人说我怀孕就像玩似的,我的老公甚至说,生孩子这么简单、快乐,我们是不是可以再要一个?其实我也有我自己的难处,也有特别难受的时候,但我自己调节,除非是特别难受才会找老公,我难受的时候我就和朋友说,走,逛街去,吃饭去,就化解了。我韧性比较好,也很坚强,独立,实在做不了再请人帮忙,现在的节目我自己能做的事情都是自己去做,要强。怀孕时候,我难受,朋友们来玩,我就自己跑到楼下去呼几口新鲜空气,调节一下再上楼,或者等他们走了,再自己难受,也有流泪的时候,但我不愿将自己不快乐的东西展露给我的朋友、老公,因为我觉得没必要把自己的不快乐带给别人,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带给别人快乐。” 
   
    我先生更包容,一些生活中的琐事都是听我的,大度,心态比较开阔,这对我也挺有影响。 
   
母亲=关爱+呵护+快乐 
   
    刘纯燕说起她的5岁女儿娃娃,到一些细微之处会很投入和动情,在短短的假小子发型映衬的一张娃娃脸上出现那样的一种母性的表情,让人觉得娃娃的到来对于刘纯燕来讲是一个不小的改变。 
   
    “很多同事都说我特别适合主持少儿节目,因为我表现出的感觉、一举一动都特别像孩子,自从我有了娃娃之后呢,我对孩子的感受更直接了,更多了些体贴和关爱,以前和小朋友是哥们儿、朋友,来了就大家一起疯玩,但现在我会更能照顾、关爱他们。他们来了之后我会告诉家长们把孩子的外套什么的脱掉,因为演播室的灯光一打,很快就会热起来,在节目进行到30分钟左右,我就会叫停,我说,不是我要休息,而是小朋友们要休息,让孩子们去喝水、上厕所,因为我知道孩子的注意力集中时间也就20到30分钟,这个以前我不知道,有了孩子就有了体会,很多家长都说愿意跟金龟子做节目,她知道我们的小孩该渴了,该上厕所了,一点不让我们的孩子受苦,不像去参加其它节目,编导会喊,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坚持把节目做完。我经常会和周围的工作人员说,咱们别怕麻烦,一定让小朋友们穿好、喝好、不劳累,因为我学会从一个妈妈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了。” 
   
    自认为脾气急的刘纯燕坦言,没有小娃娃的时候,过多地是以自我为中心,但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心变得宽容了,对每个人都很耐心,也体贴人了,知道站在其它人的立场去看问题了。 
   
    但是同样的,快乐的刘纯燕,希望自己的女儿也是快乐的,“如果我有时间,我就尽量陪她玩,有时就是很疯的玩,很投入,有时我先生在旁边看着就会说,我觉得我女儿比你都成熟,你看你傻乎乎的,竟在那里傻玩傻乐……”不过刘纯燕说自己并不想塑造威严的形象,也不愿意去框定女儿的人生轨迹,只希望女儿能够快乐地按自己的意愿走下去。 
   
    但像所有的父母一样,她也情不自禁地对自己的女儿有期待。“我希望我的女儿能成为一个比较开朗、爽快、干净利落的女人。”说这句话时,刘纯燕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看得出,她对她和先生的爱情结晶满是憧憬,但很快她又很快乐地说:“我不想太多地去干涉她,顺其自然,快乐就好。根据我的分析,我的女儿以后应当是一个特别女性化的女人,因为她感情特别细腻,重感情,沉静,虽然她现在小,我有点强制性的让她的穿衣打扮和我一致,休闲、偏中性,让她看起来和我的性格挺像,但是我觉得她骨子里很有女性特质,不像我。甚至我觉得她都不会从事我这个行业。她自己说她长大了想当律师、外交家,我觉得也挺适合,因为她说话和思维的逻辑性都特别强。平时她爱很安静地坐下来画画、看书,也会对她刻意地在唱歌等方面进行培养,但她都不是特别感兴趣。” 
   
    刘纯燕认定三个因素是做一个好母亲的必要条件,就是关爱、呵护和带给孩子快乐,她认为自己在对孩子的关爱和带给孩子快乐两方面做得很好,但细心的呵护还不够。“我有时可能比较粗心,比如,幼儿园的老师说小朋友都吃钙片,我就会警醒般地说,哦,小孩子还要吃钙片?那赶紧去买。我对孩子的大方向的培养很好,但对具体生活的安排,不是特别细致,比如有的母亲会细到什么阶段用什么牙刷都有一定的安排,而我做得不是很好。” 
   
    说到这儿,刘纯燕有些自责,她说,她很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在这方面做得更好点。 
   
事业=自信+坚强+快乐 
   
     现在的刘纯燕被三块工作分割着,一块是《大风车》的子栏目《玩偶一牵一》的制片人兼主持人工作,一块是少儿频道《智慧树》周末版的制片人兼主持人工作,一块是少儿卡通片、译制片的配音工作。问她是如何去应对这么多的工作时,她再次说自己就像一只小花狸鼠一样,一天到晚不停地动着,在工作走廊里,你经常会看见一个窜来窜去的小人儿在不停地忙着。一句调侃就代过了她的繁忙,又印证了她自己遵循的原则:自己的艰难自己去化解,把快乐带给别人。 
   
    但谈起具体的栏目,她则是一副认真的表情。“在《玩偶一牵一》和《智慧树》这两个节目中,我投入的精力一半一半,因为有播出的压力。而配音是插空去做,没有播出的压力。在《玩偶一牵一》和《智慧树》这两个节目中,我的主持状态有区别,《玩偶一牵一》是和小朋友打得火热,主持的成分多一些,《智慧树》中我转换成了成人的角色,是我玩,玩给小朋友看。” 
   
    《智慧树》的推出又丰富了刘纯燕的主持风格,不再只是金龟子和小朋友开心地一起玩,而是也多了些教育引导功能,金龟子也开始像个“小大人儿”了。但对于“金龟子”这个卡通形象,刘纯燕则坚定地说不会再变了,因为,金龟子就像一个符号和象征一样被广大小朋友接受了,“实际上她就是节目中的一个孩子,孩子的性格在它的身上都可以体现,如喜欢恶作剧啊、单纯、快乐啊,所以和孩子们比较容易接近。她在我们不断的丰富中,形象也日趋完善,我走到哪里,大家都会说,啊,这不是金龟子嘛,我就很满足,觉得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希望能一直沿用这个名字和形象。” 
   
    而在刘纯燕的时间表里仅排在时间空档上的配音工作,却曾经带给她很多辉煌,也是她最自信、认为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曾经成功塑造的“秀兰·邓波儿”迷倒了很多中国小观众。“配音是我比较自豪、骄傲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我声音从感觉和塑造上都是很成功的,这可能和我主持节目,经常与小朋友打交道有关系,配音的形象一出来,我脑海里马上就闪现接触过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我的感觉就很准确,就很生动,各类孩子的形象都印在我的脑子里,我对他们太熟悉了,我也爱琢磨他们,我发现特别的孩子都会和他们单独聊天,去了解他们。” 
  对于工作,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并不成熟她,简单而明快地总结说,事业应以自信为前提,在遇到困难时要坚强,用耐心、快乐和信心去把困难化解掉。 
   
    在问及刘纯燕最成功的角色是妻子、母亲还是职业女性时,刘纯燕想想说,这几个角色都是自己在努力去做的,但最成功的自认为还是事业中的角色。在谈话中也可以体会到,因为她把“自信”这个词都用在对工作的描述中了。

来源:央视博客